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务川 » 历史沿革

走进务川

历史沿革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阅览:

远古时,人们把生活在务川洪渡河两岸的仡佬先民视为神,是天之子,人中精灵。而把仡佬人的朱砂视为吉瑞祥庆的神物,是天赐的。夏、商、周时代,能得到务川仡佬人的朱砂,就等于得到神的礼物。仡佬人居住的地方成了神地,产朱砂的山成了仙山,藏有“长生不老丹”。

仡佬族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和运用朱砂的民族,早在新旧石器时期就发现和运用了朱砂。世界上最早攻取丹砂冶炼技术的是仡佬族,早在商代太戊为王时就炼出了水银。仡佬族是世界上最早的化学先驱,在商代就懂得了“炼丹术”。务川是世界上最早的朱砂产地,早在夏、商时就批量生产。务川是世界上最早的炼丹中心,早在秦朝时就有大量的方土术士到这里炼“长生不老丹”。

新旧石器时代务川濮人就发现了朱砂

大约在新旧石器时代务川自治县大坪镇一个叫巫信的青年和几个人出去打猎,追杀一头野兽,因野兽反扑过来,巫信在逃跑中摔在一红水坑里,爬起来后,那野兽见巫信红脸,害怕逃走,慌不择路竟从岩上摔下去死了。巫信等人从这件事中悟出抹红脸吓野兽的作用,即在打猎时,一见野兽就将脸抹红,野兽见之吓得行走不动,乖乖地成了巫信们的食物,最后发展到遇人争斗,也抹红脸,往往取胜。这就是朱砂的发现。经过上百年的朱砂运用,演变而成了天赐神物,吉祥瑞庆的象征,而走进上层。

商代太戊时期务川濮人就冶炼水银

大约距发现朱砂四千多年后的商代太戊时期,务川自治县大坪镇一个叫鬼注的青年抱柴在屋中烧火,因柴多火猛,怕烧了房子,情急之下,即将堆在房中的朱砂石放在柴火上压火势,柴烧后,发现水银,因大人孩子误食水银治好了身上的疮毒而知水银的运用。从水银的发现到运用经过上百年的演变而被更多的人运用,在帝王将相的墓葬中均有发现。

濮人在夏王朝孔甲时就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大元

濮系民族经过上千年的演变,逐渐地发展,在华夏民族建立的第一个朝代——夏王朝时的第十四任夏王孔甲前就在今务川自治县大坪镇的官学建起了自己的国家——大元。根据《夏书》记述大元国,有一山如一猿,从天主母石裂缝中进去过七关见濮王等的描述。大元国遗址就在官学的蛮王山(小塘十笋山),那里有上百米高的一座山如一猿人,形象逼真,旁边就是天主母石,中间确有宽10多米,高约30米的裂缝,进去确有七关。

孔甲无道濮人抹红脸吓孔甲

据刘装著《夏书》记载夏14任夏王孔甲无道,好鬼神,行****,听信刘累之言,说吃了濮女肉能长精神,延长寿命。即捕濮女食之,后因食濮女肉腹泻疑汉南王下毒,即杀汉南王,汉南王手下一哄而起将孔甲围住,得濮人相救。但他还想吃濮女肉,濮王大怒,将孔甲强送回朝,孔甲下令杀护送他回朝的濮人,濮人以朱砂抹红脸,发一声怪叫,吓得夏兵奔逃,而脱险回到务川。

妹喜点朱砂痣脱难,而立朱砂神位

夏王朝最后一个夏王叫夏桀更是荒淫无道,很多诸侯国都不朝拜他,大元国也不在朝拜之列,于是他起兵伐濮,结果被濮打得大败,只好去攻打施氏族,施氏不敌只得将美女妹喜嫁与他。他得妹喜很高兴,整天和妹喜淫乐,天下人恨不得生吃了妹喜。一个叫国清的人设一计,妹喜中计前往,妹喜一到国清处即被人围杀,妹喜护卫舍命保护。这时国清大喊说:“那额上有黑痣的就是妹喜,杀之重赏”。妹喜手下侍女即和妹喜对换衣服,在额上点一黑痣,而妹喜则用随身携带的朱砂吉物,将黑痣盖做。假妹喜被乱刀砍死,真妹喜逃脱,妹喜回到宫中夏王见妹喜眉间红痣很动人,即称为美人痣,用朱砂点美人痣即从这里开始。妹喜不感侍女救命之恩,反认为是朱砂给他带来吉运,而立朱砂神位。

务川濮人向商汤王献朱砂

在三千七百多年前,仡佬先民濮人向商汤王献朱砂。汤代夏为王后,废除夏王暴政,用宽松之政治民,唯才是举,贤能为之用,改过者概不追究,因此,远近之人都归顺他。沃公记《汤》中说:有一天相国伊尹递南濮归表,汤接阅沉思,突拍案而立,说:“濮蛮不尊王化久也, 今递表归顺,乐也”濮人从此给商王朝献了600多年的朱砂。

濮人向商太戊王献水银

商第九任商王太戊大修仁道,诸侯朝贺。这时水银已发现,濮人即向太戊献水银。据《太戊仁录》云:“濮献水银,言其珍贵,相国巫威,从濮人手中接过,让太戊观看,物品倾,水银落地,遍地银珠,一会不见,太戊疑有难,心中不悦”。一大臣言其杀濮王以告天,太戊大怒说:“水银落地化散,天之意,濮王何罪该诛,如此离间王侯的话你也说得出口,即将其囚禁问罪。”众诸侯见太戊如此宽厚仁德好不高兴,都道:“商的仁道又复兴了”。

濮王对太戊说:“大王这是水银,它聚之成团,散之成珠,由朱砂提炼。水落地难复,水银落地难收,自然也,何来灾难!”太戊听濮王言之有理,即厚赏之。

濮人发展的兴旺时期

商第十九任商王盘庚时期,仡佬先民濮人发展迅速,人口遍布西南,中南各地,支系繁多,疆域广阔。自太戊事件后,濮人再也不向商朝诸王朝贡水银,改为朱砂。而这时的朱砂仍停留在祭祀之上,但作为颜料已走向民间。如用朱砂书写传记甲骨,画画,染料,王者御批专用等,主要采其驱邪,吉庆祥瑞之文化。

濮人傅说在商朝为相,务川众多的人才进入高层

商第二十二任商王武丁,任务川濮人傅说为相。武丁即位后称为殷高宗。说殷高宗的父亲死了。他为他服丧3年,不说一句话,静默思考,一切政务都由盘庚处置。

服丧完毕后他还是不说话,群臣劝说:“不说话,我们无从接受命令。”武丁说:“我梦见上帝赐我良相,他将带我说话。”于是按梦中形象画成图像,派人拿着图像到处访求。有一天终于发现了傅说在傅岩野外筑墙,傅说像貌与画中人无异,即请去见武丁。武丁同他交谈后,很是高兴,就任命傅说为相,于是天下大治,殷道又再复兴了。

据文献记载傅说为濮人,博学多才,知民情,益政事,由于傅说在商为相,很多有才的务川濮人相即进入商的高层,得到了学习。

武丁在傅说等一邦人的帮助下,倡仁道重农耕,亲诸侯,抚疾苦,举国上下对武丁非常的敬重。而武丁经常到民间访贫问苦。也许是过于操劳,得一怪病,夜不能眠,恶梦,心神不安,时间一长仅失去了记忆,人们为避邪,用朱砂水放在四周,他仅糊里糊涂的把朱砂水喝了,武丁仅呼呼大睡几天,病就好了,于是又喝了几天病就全好了,武丁不想这是朱砂之力,反信神力,对朱砂更加迷信。对濮人更加敬重,认为濮人为“人中精,天之子”朝中濮人为官数量大增。

濮人发明了“长生不老丹”

商最后一个王叫纣王,力量过人,能和猛兽格斗,但不纳众议,一意孤行, 认为天下人都不如自己,后得苏妲已,妲已娇媚无比,纣王十分宠爱,言听计从,凡妲已喜爱的就提倡,她憎恨都诛灭,并制作了各种奇巧的乐事使妲已高兴等等,还制造了各种刑具残害大臣等,终于众叛亲离而亡商。

尽管如此,纣王还是有几分惧怕濮人,一方面和濮人交往中往往回避矛盾,尽管如此,他还是向濮人下了毒手,起因是他听信妲已之言,说濮人有“长生不老丹”于是就派人向濮王索取,濮王拿不出“长生不老丹”,即捕捉濮人当人质,逼着濮王拿“仙丹”换人。传说被妲已抓的濮人中有一个叫秋开的濮人,为脱身,即向妲已说:“我是巫帅之子会炼长生不老丹”,我交你炼丹,但你得先放了所有的濮人。妲已听了他的话,放了濮人,秋开即教会了妲已“炼丹术”(实际是炼水银的技术)。另一方面又不好对濮人大开杀戎,因为濮人有天赐灵朱神物,更让他害怕的是濮人是世上公认的“人中精灵,天之子,”有天助。加害濮人,天怒降罪,这也就是濮人在殷商几百年繁衍之迅速的原因之一。

为救濮人,濮王从务川亲到朝歌见纣王,纣王对濮王不但无礼,反而诛杀一濮人煮而让濮王食之,濮王大怒,从怀中摸出朱砂,抹面发声怪叫,力斩商兵数人,并大呼:“濮人仍天之子,人中精,杀濮者,天地不容……”尽管纣王呼之,无一人敢向前,妲已见濮人有朱砂吉物护体,也惧怕,即制止武士不追。

濮王朝歌受辱,回到务川即支会八方濮系人马,杀向朝歌,欲救濮人,正准备间,被捉濮人回来,此行动才没有实施,但濮王对纣王心存怒恨,欲杀之而后快。

周文王向濮人学会了炼银述

商纣王抓捕濮人为人质强要濮王交出“长寿仙丹”,濮王交不出这个本来就没有的东西,无奈之下请人从中劝说纣王,思来想去,认为周文王最适合,于是派次王然,去见周文王请他出面。

周文王占卜可算天下第一,宽厚仁和,修德也算天下第一,有一天早上占卜,卜象告诉他有子前来,卜象东坡。于是他到东坡,见一人用柴烧石,很奇怪,即问他:“烧石干什么?”那人说:“没有钱拉,只好烧石取银”。文王不信,站在那里看究竟。

这人就是濮次王然,他这样做的目的,使周文王有求于他,而愿为濮人卖力。

果不然,当周文王看到然练出水银,高兴万分,即跟然学习了炼银术。然毫不保守,即将如何选砂冶炼等等全都教给了他,并承诺供应朱砂。周文王死活都要收然为他的义子,次王然为救濮人,就拜文王为父。

周文王和次王燃见到纣王,请求纣王放了濮人,纣王不但不放,还欲加害周文王,次王然伸双翅煽狂风,背着文王逃离。

周文王得炼银术后,又传给武王,武王又传给周成王,周朝37代王都会炼银术,他们相信在活着的时候亲自炼的银,死后放在口中,手心,脚心等处,会上天,会到别处为王。

周朝时,还传言,秋开的“长生不老丹”使周朝八百多人成了仙。

武王伐纣100濮人吓死纣王

周武王九年,武王说服大元国伐纣,因大元国曾受过纣王的欺辱,即亲率两千濮兵伐纣。参加了“孟津会”和“牧野誓盟”。

总指挥姜太公的三千冲锋兵,猛士中大部分是濮人,据《太公•符记》中说:“诸濮怪异凶猛,持有灵 朱,争斗猎取,以灵朱涂面,刀枪不惧,慑人魂魄”,他所说的灵朱就是朱砂。

所以姜太公和纣王一对阵,即率100濮人骂阵,骂着,骂着,濮人一下抹红了脸,发出一声怪叫,商兵吓得扭头就逃,溃不成军,纣王呼之不止。太公趁势挥军斩杀,直逼朝歌。

商纣王连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七十多万商兵,仅打不过几万人马的联军。更让他想不通的是100濮兵骂了几句就把他的兵吓得屁滚尿滚,溃败不成军。

他进朝歌城,还没缓过气来,那些红脸神兵,已在姜太公的指挥下攻进了朝歌而向他扑来,逼得商纣王在鹿台蒙衣自焚而死。纣王在位33年,做尽了绝事,商朝600多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周武王设立诸侯国濮大元位列48

武王灭商,统一天下,诸侯国71个,其中兄弟之国15个,姬姓之国40个。而务川大元国位列71个诸侯国之列,成为15个兄弟之国中的一员。

据《太公•符祭》中说:“武王设立诸侯国,原商夫大说无大元,濮蛮众起,断使道,誓不朝周……开宣日,大元位列48,濮众方知奸人所为,即俘奸人,商破族夫大见武王,武王放夫大曰:“汝不降周而间周当诛,然不忍伤夫大而污周……周武王认为伤家之犬杀之污周而不杀夫大,而夫大则投河而亡”。武王因此而威德传四方,并开通了九夷八蛮的道路,各地诸侯,都以其特产来朝贡,肃氏献矢石,西族贡献猛犬,南濮献朱砂。

周公拒濮药

武王迁都镐京后修建学校,奉养老人,制作乐曲,名叫《大武》,武王生病,周公姬旦筑坛,向先王太王、王季、文王祷告,愿自己代武王死,而让武王早日康复。濮王闻信,即送水银,飞砂,并亲侍武王服下,武王第二天就病愈。周公姬旦认为武王病愈是因为他筑坛,身先祷告后,先王保佑而康复。对濮人救助全然不信。不但不信,反认为“濮物远来,晦气临附,食之不吉”,5年后,武王又病,濮次王然又携药到京,但周公姬旦以秽气南来犯主为由,不让然见武王,更不要说让武王服下濮药,不久武王死。

武王任西伯侯13年,在位7年,终年93岁,但他与濮人有着深厚的感情。为减轻濮人负担,主动减少炼银数量,比濮人上贡文王任西伯侯时的朱砂贡量还要少。

周公到务川和濮王和好

武王死后由时年只有13岁的儿子姬涌承继王位,这就是周成王。由于周成王年小,实际是周公姬旦代行政事,而周公对濮,存有偏见,每每以周成王的名义,强征,讨要朱砂,数量一增再增,濮王多次派次王然给周公姬旦说明原因,但均以周成王言语相告,濮王大怒,即不向周朝纳贡。

周公姬旦因人从中挑拨他与周成王的关系,周公只好让其位,一心研究《易经》的384爻,全部作上爻辞。尽管如此,周公仍然担忧国事安危,即怕殷商后人武庚叛乱,又惧濮蛮举戈,即亲自到务川和濮王见面。杜清《周公政事》中说:“周公亲到南蛮,驾木过河被濮拒在大猿山下,不准进入九天母石。周公即对大猿山仰天呼曰:“天昏,地明,地明,天昏,昏昏明明,明明昏昏,你怎知,明天,明天,今天,今天”濮兵不知他说的什么,即通报,让道。

周公过七关见到濮王,濮王见周公虽然心里不高兴,但还是以礼相待。

《周公政事》中说:“周公见濮王,濮王以礼待之”,周公十问濮王曰:天大否:地扩否?海深否?天高否?礼大否?人贵否?命贵否?王大否?等十问,濮王均不答,而周公一一解释,濮王听之有礼,即与周公击掌为誓全力佐周。

周成王赐封拉贡为宝王

濮人遵周公之约,年年纳贡,岁岁来朝。《周公政事》中成王问周公:“濮蛮凶悍否?”周公曰:“然”,成王又问:“扰周否?”周公笑曰:“非也,濮虽凶悍,然重情义,怒之不朝,再急退之,断然不反周也,”成王曰:“当厚待之。”

果真如此,成王在位37年和濮人你来我往,你送我朱砂,我送你厚礼,双双无猜,这也使濮人得到很大的发展,这时务川的朱砂已从天然采集转入钻山取砂。

传说濮王手下有一个专门负责采挖朱砂和冶炼水银的人,叫拉贡,他钻山洞寻砂,开山采矿为务川人的朱砂矿源立下了汗马功劳。周成王21年,濮王派拉贡,送朱砂,水银给周成王。出于好奇,成王即向拉贡打听朱砂采集情况,拉贡一一就朱砂采集方式及选择方法和品质鉴定,分类等等讲述,成王听了很高兴,即脱口说:“我为周王,你仍宝王也。”

拉贡被周成王封为宝王的消息传到濮王的耳朵里,濮王很高兴,即封拉贡为大元国次王,并在现在的龙潭村为他建起“宝王府”(宝王府遗址还在)。供拉贡领导百姓,开山采砂寻宝。这也是务川自发现朱砂以来,在运用、冶炼、交易的第一个指挥中心。

周成王在位37年,死后由其子钊继位,这就是周康王,天下太平,周成王和周康王执政时期,人不犯法,守法成风,所以有40多年,没有使用过刑罚。这在刑法史上是一个了不起的法制政治,深得人心的表现。

周历发难大元改普

周历王是周夷王的儿子,他在位51年,折腾了濮人近20年。起因是他手下有一个卿士叫荣夷公。荣夷公手下有一个叫孤子况的人,专以聚敛图利为能事。为得到濮人财物,即设一计说:“濮人八方有“灵神朱物”和天赐“吉瑞神剑”,这些宝物理应献给厉王。”

荣夷听了,即向厉王说:“夷濮自持先王宠信,本属周所有的“灵神朱物”、“吉瑞神剑”不上贡,其心背离,王当取之”。

周历王听了,即派孤子况向濮王索取。濮地哪有“灵神朱物”、“吉瑞神剑”,系孤子况们编出来,敲诈濮人钱财的。濮王无法,只得花钱打点,但钱花了,事没有摆平。

濮王亲到厉王处解释,被周厉王囚禁,要濮人拿此二物换取。为救濮王,濮人基本上倾尽国力给荣夷和弧子况。

周历王见濮人迟迟不拿此二物来换人,即将濮王押着,带着四国诸侯人马杀向大元。

大元国有一个濮人首领叫滚,对四国人马说:“不打啦,你们要的东西都准备好啦,只要见到厉王,立马兑现。”四国人马让开,押送他去见厉王。

滚见到厉王,即大声质问周厉王,为何发兵伐濮,周厉王以濮私藏“灵神朱物”、“吉瑞神剑”为由告之滚。滚一听,大叫冤枉说:“这两件东西早就给荣夷公了,难道你不知道。”

周厉王即叫荣夷公前来,荣夷公只当濮人告发他诈财而心虚,见周厉王神情非常反常,面对周厉王的发问,仅然摔倒在地。周厉王一怒杀了荣夷公,撒退人马,放了濮王。

周兵退濮王得救,濮王回大元,深感滚救民之恩,即让位于滚,滚继任王位后,改大元为普,后选址现在的务川黄都坝建普国都城。

周庄王姬佗时,濮系民族内部发生变化,以“牂牁”取代了普国。

百濮与庸人,麋人判楚濮衰国土分化

周景王二十二年(公元前523年)西戌趁楚国遭受大饥荒之机,举兵侵楚。而此时庸联络麋人与濮判楚。楚庄王知南蛮、诸濮利害,欲迁都避之。楚庄王首下有一个谋臣说:“不能这样,我们走到哪里,难道人家不会追到哪里。现在我们要主动出击,他们必然恐惧而逃归。”楚庄王采纳了他的意见,即联合秦人、蜀人、巴人对庸、麋及濮发起进攻。庸抵抗不敌而灭亡,麋宣布投降并与楚签订了归顺盟约,而濮和楚对抗不降,耗尽了国力而元气大伤。牂牁国逐渐因衰而亡,其国土一分为二,南部濮系建南越国,北部为夜郎国均是濮系民族。周显王时一些濮系民族还建大莫国(如今绥阳县的枧坝镇的黄泥江一带)以及且兰、句丁、毋剑以及滇、漏卧等地方帮国,但夜郎最大。

濮人由于朱砂的发现和运用,使濮人接受外来文化较早,而支系繁多,尽管有国,但仍然有些布落不知国而割据一方的事是有的,但到商朝这种现象就没有了。濮人以务川大坪为中 心的大元国统治濮人长达1500多年。沿袭的是八系联盟,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当然这种制度在春秋、战国时被打破,但尽管楚人伐濮,濮系民族在斗争中伤了元气,以牂牁国为首的濮系政权衰亡,但新的濮系政治体系的出现,又换发了新的生命,直到夜郎国灭亡。就是说:濮人有自己的国家近2000年。

濮许晋“长生不老丹”晋帮其灭楚

楚庄王死后,楚共王即位,晋悼公想恢复霸业和濮人暗中联络,濮许以为其寻找“长生不老药,晋帮其灭楚。晋于是3次率兵到楚,但最终心存畏惧而不敢进攻。”

春秋时期,从晋文公开始,晋称霸北方,北方诸侯由晋君统辖;楚则称霸南方,南方所有诸侯国由楚君统辖。因此务川归楚。

晋国国君迷信世上有长生不老药,知道濮有“长生不老药”而向濮示好,但均畏惧楚国而退兵。楚又疑濮,而更加封锁与防范打压,因此加速了牂牁国的衰亡。

竹王务川发兵外出兴旺发达建夜郎国

夜郎国建于什么时候?有人说:建于周王朝周敬王时期,但又有学者说是建于周贞定王时期,统一的认识是建于战国时期。

竹王为什么点兵外出呢?说濮人的族敌胡羌被竹王打败后,渡过洪渡河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发展。

随着时间的延长胡羌凭借凶狠的本性和天生的聪明,很快地发展起来,胡羌强大后时时准备打回务川雪耻报仇。

竹王知道后即点兵外出,企图歼敌于国门之外。胡羌见竹王兵到,列陈较量,被竹王打得大败,连夜逃跑,竹王乘胜追击,所到之处秋毫无犯,老百姓惧怕竹王走后,胡羌返回,即鼓动竹王建国,竹王于是接受了老百姓的意见,以梦中夜郎老人指点意图而取国号“夜郎”。

据史料分析夜郎国有可能建于周敬王10年或20年间,周敬王总执政44年,这个时期是战国时期,周家天子基本上伤失了霸主地位。而濮人政权牂牁国,也名存实亡。一些具有实力的濮人,趁机建国而取代牂牁,夜郎国就在这一背景下建立的国家。务川竹王从周王朝周敬王10年建夜郎国到汉成帝河平二年灭亡止,共520多年。

秦博士淳于越到务川炼“长生不老仙丹”

秦始皇统一全国不久,即“焚书”。把儒士们分到各地为他寻找“长生不老药。”淳于越到务川给秦始皇炼了“长生不老丹”,当秦始皇问他在什么地方得到的仙丹时,淳于越顺口说:“濮地一仙山,藏有不老丹,七鹰天上看,八兽把丹关,一条河隔断,要想得到难。”

淳于越描述的就是今日的务川,濮地仙山指的是盛产朱砂的三坑、老虎沟、板场。七鹰是指如七座象鹰的山,很高很高,八兽指的是朱砂产地四周的八座如兽的山。一条河隔断,指的是现在的洪渡河。

后来其它的儒生都被活埋了,独淳于越没有被埋。

务川人赞助秦始皇修筑万里长城、阿房宫、秦王陵

始皇二十六年(公元前221年),秦统一全中国,秦始皇自己认为德胜三皇,功过五帝,于是改号称皇帝。分天下为36郡、县制。现在的务川自治县当时属巴郡。

他认为他的王宫小了,即在渭南上林苑中营造阿房宫,为防匈奴侵犯,西起临洮,东到辽东筑万里长城以威震匈奴。又在骊山为自己花巨资修建坟墓。

而秦始皇修长城,修阿房宫、骊山坟墓中,有很多的钱,都是我们务川仡佬先民们赞助的,坟中的100吨水银也是从务川运去的。

那么是谁拿去的呢?据文献记述是一个叫巴清的寡妇给秦始皇的。

据分析,巴清是务川人,嫁到重庆去的,后来丈夫死了,又回到务川经营朱砂生意,她很可能是一个巫师的女儿,以巫师的身份接近了秦始皇,并许以给秦始皇“长生不老丹”,而借势秦始皇的权力做大了朱砂水银生意。用秦始皇帮助她赚来的钱,拿出一部分赞助他筑万里长城,修阿房宫,修坟墓。

和务川有关的财神爷——范蠡

春秋战国时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发奋图强,终于打败了吴王夫差而号令中原,称王称霸,他取得这样的成绩,主要得益于两个谋臣,一个是文种,一个是范蠡。他们两人跟随勾践二十多年,给勾践出了很多好主意,终于灭了吴、雪了会稽之耻。

但范蠡看出,和勾践这样的人同不了富贵无战事相处,会招来杀身之祸,于是辞去上将军职务跑到山东做生意,不几年就发啦。齐国人知道他能干, 即派人请他为相。范蠡不干,即散尽家财,自己带上一些珍贵的物品,跑到山东的定陶县和一个叫莫宜的务川濮人专做朱砂生意。因定居定陶,经营朱砂,所以自称陶朱公,而隐去了范蠡的大名。

据说莫宜和范蠡两人,一个负责开矿采砂,一个负责销售。当时天下之富豪首推范蠡,莫宜次之。范蠡会找钱,也很会用钱,每每抽出资金济贫救苦,损资修路,置船,架桥、办学校等等公益事业,活着时是人们心目中的“财神”。他和莫宜搭挡经营十九年后去世,死后,人们还是以财神年年祭祀于他。

淳于越奔汉第二次到务川

秦始皇死后,胡亥即位,即秦二世,李斯因篡改秦始皇要扶苏当皇帝的遗书,而得到胡亥的重用。

由于淳于越恨死李斯挑拨秦始皇“焚书坑儒”,即设计用重金找人假说李斯的长子李由和大泽乡起义为王的陈胜有关。赵高本身和李斯不和即将捡举人带到秦二世那里,秦二世一听,立即传旨抓捕李斯及李由,抄没家产,灭其九族,腰斩于咸阳。

淳于越报仇后,即投奔汉高祖刘邦,刘邦死后刘盈即位,号汉惠帝。因吕后专权淳于越跑到武汉。

汉文帝时,年事已高的淳于越和儿子淳初,又投奔文帝刘恒。

淳于越在文帝处约一年无事可干,即向文帝辞职,文帝不准。淳于越即向汉文帝建言再到务川给汉文帝炼“长生不老仙丹”,汉文帝批准了淳于越的意见。

于是淳于越和儿子淳初第二次到了务川。从此务川有仙山,藏有不老丹,到汉朝流传,到达务川的达官贵人不计其数。

淳于越死在何处,无从查考,其子淳初有记载没于广西。

汉武帝题词——汉濮一家

汉武帝时,广开贤路,有才之人得到重用,国家兴盛。汉武帝相信“长生术”,史记记述说他也是服食仙丹尸解成仙去了。

汉武帝相信服食仙丹,能长生,为方便术士们进入濮地仙山的务川,开发西南夷,置犍为郡等。武帝还派将军路博德,杨仆等平定南越,扫清障碍等。

公孙卿率方士30余人深入务川大坪龙潭,架灶为汉武帝炼“长生不老丹”。公孙卿对汉武帝说:“西南濮夷天之子,人之精,天赐朱瑞献武帝, 濮地仙山长生源。汉武帝听了很是高兴,提笔大书“汉濮一家”四个字给公孙卿,公孙卿将这几个字在濮人中传颂”。

著名方士李少君务川炼丹遇大元

著名方士李少君是汉武帝身边的人,汉武帝特别痴迷于神仙方术,他身边的著名方士有李少君,公孙卿、少翁、栾大等人,而这些人几乎都到过务川的大坪龙潭。在他们的记述中,不难看到象淳于越那样的描述务川仙山的作品。

传说李少君在务川炼丹,碰到已成仙的原濮人的大元国王。因大元王对汉武地派兵灭南越很不高兴,使法让李少君炼不出丹。后来公孙卿同意将大元的话转告汉武帝而炼出了丹。也就是公孙卿给汉武帝带去了大元王的话,汉武帝才停止了扫灭夜郎的行动,让夜郎国又多存在了80多年。

汉天子亲自祠灶务川大坪炼仙丹

在务川的大坪龙潭有一个“天子炼丹洞”说汉朝有一个天子在洞中炼仙丹。而这个天子死后就被天埋在这里,所以此处又有天子坟。那么这位天子是谁呢?据查,汉朝天子除汉惠帝刘盈而外,不论是执政多长时间,都好神仙,痴迷长生术,服食“仙丹。”汉文帝,汉景帝,汉武帝、光武帝等汉天子都到过贵州,有的还到过务川。但史书对这些帝王的死因,死地都有交待,证明汉的执政天子中都没有在务川炼丹尸解成仙的。

据《大汉拾趣》说:“光武帝废太子刘强,以鲁国加封于他食29县,赐虎贲头,设钟鼓之乐,比于天子。强假天子邀术士入西南濮夷仙山,亲祠灶炼丹,尸解而成仙。”

由此看来,到大坪炼丹的汉天子,是已废太子刘强。

汉明帝大力提倡汉濮一家

东汉光武帝去世后,立太子刘庄为汉明帝。汉明帝听说务川有仙山,藏有不老丹,即率领一批王公贵族到濮地,朝拜仙山,并开通了朱砂交易通道,建立集市,废出朱砂赋税。大力提倡汉濮一家,汉濮通婚等。这一时期是汉人不断涌入务川和濮人和谐相处往来,创造了史前文明。

著名道士、术士左慈在务川炼丹

左慈的辈分比道教理论家葛洪的辈分高。三国时曹操多次都要杀他,但他法术高明,而曹操奈他不何。

据《左慈传》载,左慈在务川大坪龙潭炼过丹,不但在那里炼过丹,还救了一个叫付七的放牛娃,说付七落入河中,有人救他同时落入漩涡,是左慈使法救起了付七两人。后付七帮他煽火炼丹,付七得一粒仙丹服后,活了几百岁。

著名道教理论家葛洪在务川大坪炼丹

在务川大坪镇龙潭路边有一个洞叫“葛洪炼丹洞”离此不远有一岩池曰“洗药池”,往上走路边有一井叫“洗笔井”,传说这些都是葛洪使用后留下的古迹。葛洪在务川大坪炼丹,有很多的传说,其中“阎王戏葛洪、三十二仙丹土石堡、务川大字山、喊冤岩”传说故事与地形形意十分吻合。

东汉安帝刘祐贬濮为僚

东汉安帝即皇帝后,因年小由邓太后临朝处理一切事务,安帝长大后,人品很差,做事不公道。因濮人纳贡给了邓太后,即对濮人不满。污濮人出谋不轨而将濮使严刑拷打,逼其招供谋反,企图以此打击濮人。濮使不供,安帝无奈。邓太后巡监,方知濮人含冤即放了濮使。安帝见濮使咬牙说:“我看你们是“僚人”而放了你,要是夷濮决不轻饶放过。”

“僚”是老了的意思,安帝的含意是:“濮人是天之子也吧,人中之精也好,那都是过去,现在你们如一老人离死不远了!”

果不然邓太后还政于他后,他多次讨伐濮人,称濮为“僚”人。

魏晋南北朝朱砂生意的低落

魏晋南北朝时,人们大都相信服食“五石散”而得长生,于是服食“五石散”成风,特别是一些达官贵人,更是风行。“五石散”为“白石英、石钟乳,赤石脂、硫黄、矾石”。在这一大背景下,朱砂生意一度下降,但作为吉祥物,祭祀之物,以及颜料仍然有一定的市场。

仡佬族称谓的正式出现

从东汉安帝时起,濮人的称呼就逐渐地被统治者们强化为“僚”,魏晋以后,濮几乎被“僚”代替,隋唐时期,僚经过长期的发展,逐渐地形成仡佬族。

隋唐时代的炼丹风使仡佬人在异地寻找到新的朱砂矿源

隋唐时代是道教外丹最为兴旺的历史时期。著名的炼丹术士之多,保存下来的外丹经诀之多,炼丹术具体内容之丰,产生的社会影响之大,历代无法相比,唐代堪称为道教外丹术的黄金时代。

在这一大背景下,务川大坪成了人们提炼“长生不老丹”的炼丹中心。随着时间的延长和炼丹的需要,以及朱砂利益的高涨,仡佬族人凭借经验,在南方各省市区、逐渐地探索到新的朱砂矿源,进而开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