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逐渐消失的炼汞技艺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今日务川

逐渐消失的炼汞技艺

字体: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            阅览:

我县是唯一保留着仡佬族采砂炼汞技艺的地方,作为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至今还有不少人清晰地记得这门技艺,王学强就是其中之一。

810日,骄阳似火。虽然汗水早已湿透了衣服,但52岁的王学强依然与工友们一在工地上干活。在他看来,搞建筑虽然辛苦,但比起过去在家炼汞,这并不算什么,况且炼汞的风险远比搞建筑高。

王学强是大坪镇三坑村卢家岗组人,因自家后山就有汞矿石,父亲王德章又一直以炼汞为生,他从小就与炼汞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与王学强交谈中,记者了解到,40年前,那时还是大集体时代,人们炼汞就是在一个80公分左右的铁锅上装上一个高约50公分的泥桐,先把汞矿石用小锤子敲成粉末,每个锅内放上约20公斤左右的粉末,用铁铲铺开,再用一个与泥桐口同样大的深桶砂罐倒放在上面,周围用细砂围着,在锅下面烧起大火。两柱香后,把细砂刨开,戴上厚手套,用很快的速度把砂罐倒过来正立放在旁边,汞蒸气遇冷空气后,迅速冷却沉淀在砂罐中。一个灶,一天一夜可烧12锅,炼2-3两汞。

因家中姊妹较多,分得的粮食根本不够一家人生活。初中毕业后,16岁的王学强作为一个劳动力加入到炼汞行列中。

土法炼汞大都需24小时不间断地提炼,需要大量燃料,每个灶每天得消耗约300公斤木材。王学强说,短短10年间,矿脉周边两公里内的树木全被砍光,到处都是光秃秃的。

由于银钱沟一带汞矿石含汞量高,国营汞矿入驻砖瓦厂,改进了当地土法炼汞技术,原来的开锅冷却法,改为了蒸溜冷凝法,下面的锅改为了大锅,中间的泥桐改为了无底大锅,上面的砂罐改为了一个小锅。中锅与底锅之间、中锅与铁制冷凝管之间都用耐火砖末与盐水调和密封,原来必须把汞矿敲成粉末,现在只要敲成汤圆大小的石子就行了,每锅从20公斤提高到了6070公斤,每公斤汞矿石的产量也提高了一倍多。

 每天辛苦一点,一个人自采自炼能管得住一个灶,根据汞矿石的含量高低可炼汞1.55斤。汞的价格也一路攀升,从3元、5元、9元、12元、30……最后上升到300元。

有汞,不愁销。王学强说,那时,每天都有几拨人来问有汞卖没有。

 “那几年,满山都是简易棚。王学强告诉记者,由于炼汞的利润高过了同时期其他行业,人们多年乱开乱采,导至山林被毁,植被被严重破坏,周边空气、土壤、水污染严重,汞的含量严重超标,人们的患病率一直居高不下,同时,农村人安全意识淡漠,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后来,王学强放弃了炼汞,在种了几年烤烟后,他随着年轻人一起到工地上打工去了(王峰)

 

附件下载:逐渐消失的炼汞技艺
分享到:
定制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